Saturday, 6 October 2007

鄧 小 閑 - 財來有方

每年我定時收到股息,對我來說這是非常重要及有意義:
1. 不勞而獲:只要持有優質股票,就會收到股息。不需要朝九晚X地工作,日日看老闆臉色,收工後帶著半條命返家。
2. 公平放心:股息比工資更令人感公平放心,多些股票、多些股息,打工賣命是否多勞多得,當你著重工資時,就會懷疑老闆是否公平,大胸女秘書的工資是否比自己高;本想「小國寡民,不理世事」,奈何公司一時裁員廋身,一時又合併重組,真是過得初一,未必捱到十五。
3. 改變命運:此話雖有點誇張,但必須明白奴隸獸出賣勞力、尊嚴的生活往往是世襲,若果要改變下半生或下一代的命運,必須把重點由工資轉往股息,由出賣勞力轉變為擁有賺錢機器--大企業的股票。
4. 長期收入:無論年紀有多大,我也會收到股息,即使60歲、70歲,甚或死後,家人也會得到股息,相反公司對你再好,退休後就再無賓主關係,打工仔若理財不善,隨時手停口停。
5. 簡單方便:香港股民不需為股息交稅,股息準時存入銀行戶口,股東可安心花費,第二年又有股息收入,還可能有大於10%的增長,真有「千金散盡還復來」的感覺。
6. 自由及安寧:只要有穏定可靠的股息,不必再担心股價大上大落,今天下跌了的股價,往往是短暫,只要股份能有不斷增長的盈利及股息,股價還是重上升軌,實在不值得為股價升跌勞神操心,担驚受怕。

對小股民來說利用股息過活,實在有點「何不食肉糜」的感覺,克勤克儉才積得數萬元,買股收息,一年才得一千幾百,又有何用呢?
但我想法完全不一樣,買股收息,最初的幾年,的確收益有限,十八年前《滙豐》股價約為7元多,現時股息一年也近6元,相信再過兩年,股息就會升至7元多,換句話最初投入10萬,二十年後,每年股息已相當於從前的總投入,以後的日子股息還繼續增長,再過五或七年,股息的收入又可能翻一翻。現在所提是股息收益,資產的升值還没有計算。(可看網誌『大茶飯……21』)
二十年是一個很長的時間,但時間總是要過,而且耐性是得到獎賞,每年也有股息消費。以股息為主的投資方式也可以很靈活,可以把股息袋袋平安、亦可再投資,或以股息支付孖展利息,買更多股票,這可算是一種簡單的財技。

別人低買高沽,賺取差價時,我則努力建立我的資產,製造穏定而強勁的「現金流」。經過幾年時間,我已習慣這種方式,對股價上落已不太在意。散戶面對獲利股份難免心癢癢,想獲利回吐,再趁低吸納。若果真正做到未嘗不是樂事,但投資者必須明白當中也有風險,股巿往往波動難測,真的不知道伊朗何時會煶練花生油、北韓無聊放炮仗,股巿就是受這些無無謂謂的消息影響,但這會令《滙豐》盈利減少,派息下降嗎?

過往我和很多小股民一樣,常以本錢少為理由,不停炒作,鑽硏各種技術分析,捕捉巿塲走勢,以為只要堅毅不屈,努力嘗試,終會殺出一條血路,但這實在是一個「為錢而工作」之法,太過勞累,要求太高,絶不是「錢為我工作」的方法,縱得錢財亦是勞心勞力的辛苦錢。況且投機炒賣能有大成絶不容易,世上很多窮人都曾炒金、炒股、炒外滙,出色的投機者索羅斯在英磅貶值一役獲利甚豐,轉眼又失意於俄羅斯的金融危機。

簡單來說,股息為主的投資概念是一個「絶對」而真實的的投資概念,即一筆資金能創造出來的財富,並可以真實地反映在你的銀行戶口中,受你支配。陸叔(陳永陸)和很多股民都會以手上擁有的股值,和大巿及最初資金相比,衡量投資成績,這種成績是相對性並隨時因大巿下跌而逆轉,這種「相對」而非「絶對」的觀念使散戶輕視風險,難以避開股巿泡沫。

古語云:「靜而後能定、定而後能安」,與其不斷炒賣,出賣勞力,不如努力建立穏健的「現金流」,一旦完成目標(例如10萬股《滙豐》),你就會發覺錢像是「天上掉下來、樹上生出來」。